史丹佛畢業的投資家:30歲後要朝單一目標衝刺,換跑道前先問自己3個問題

最近參加一場史丹佛(Stanford)招生會,以校友身分向年輕的同學分享MBA對我的影響。我1987年從商學院畢業,轉眼已經30多年了,毫無疑義我是現場最老的人。

有些感覺是不變的,比如說作為新鮮人對於美國頂級學府的憧憬與嚮往,但有些東西是新的,像很多人欣賞Stanford的design school,但當年並沒有這個跨領域的學院。此外Stanford堅強的理工背景,和AI專長也是吸引很多學生的理由,學校相當鼓勵跨領域的課程。

當年作為班上唯一來自台灣的學生,我相當沒有自信,除了對自己沒有自信(班上每個人都那麼優秀),對台灣也缺乏自信。請注意,這是1985年, TSMC(台積電)還沒有誕生,台灣傑出的電子產業尚未開始,no Acer,no Asus,no hTC,談不上有什麼世界級的東西,我在介紹台灣及我的背景時,可以感覺到班上其它同學並不是很有興趣。

source 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7269/4045950